如歌歲月  無限情懷

——科技部原秘書長石定寰訪談錄(三)


  【石定寰簡介】




  石定寰,男,中共黨員,1943年出生。1967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劑量與防護專業。1980年從清華大學核能技術研究所調入國家科委。曾任工業技術局副局長、工業科技司司長、高新技術發展及產業化司副司長(正局級)。曾于1988年至1991年擔任“火炬計劃”辦公室第一任主任。2001年任科技部黨組成員、秘書長。2004年至2014年被任為國務院參事。


  石定寰同志長期負責國家工業及高新技術領域科技計劃與重大項目組的組織實施,以及國家“火炬計劃”及國家高新區的策劃與實施工作,是新能源科技產業的推動者和傳播者。他還推動了科技企業孵化器、生產力促進中心、大學科技園等機構的建設,并長期負責能源、交通等領域的國際科技合作。并參與組織了國家科技計劃、國家中長期科技規劃等工作。


  時間:2018年7月10日

  地點:航天神舟藝術中心錄播室

  專訪對象:石定寰

  訪問人:《中國新技術新產品》雜志社


  訪談人:眾所周知,1988年起開始執行的國家“火炬計劃”催生了中國科技產業,引發了國家工業技術的突飛猛進,其所產生的影響巨大而深遠。請您回顧一下“火炬計劃”的產生和發展情況。


  石定寰:“863計劃”實施以后也逐漸形成了“863計劃”的成果,當時的成果轉化也提出了相關問題。到1988年,中央開始實施“沿海經濟發展戰略”。沿海經濟發展要建立兩個循環,一個是國內經濟的循環,一個是中國經濟要融入世界經濟,要參與到國際經濟大循環當中。這些都是在“沿海經濟發展戰略”里提出來的。想要參與到國際經濟大循環當中,進入國際市場,必須提升產品在技術上的競爭力,必須發揮科學性,我們不能只依靠初級產品。因為我們當時的出口主要依靠原材料、農產品、礦產品,都是低價賣出,人家把這些原材料變成許多高技術產品以后,再以幾十倍、成百倍的價格賣給我們。所以中國要參與到國際經濟大循環中,必須提高我們出口產品的檔次,這就體現了對高技術產品的需求,不止是技術,包括對我國高技術產業、產品的技術含量,都提出了強烈的需求。


  當時我們的“科技攻關計劃”已經進行了多年,“高技術計劃”從1986年到1988年也已經實施了兩年多,涌現出了一大批高技術成果;與此同時,在“科技改革體制”中又出現了很多民辦的一些科技實體。從當時的需求來講,中國想要進入國際經濟大循環,就要提高我們的整個產業結構,要進行產業調整,要提高我們產品的附加值,要提高我們在市場上競爭力。


  如何推動高技術產業發展?國家計委、科委、國防科工委、教委和中國科學院這“四委一院”聯合組織了對中國高技術的調查研究。通過調查和研究,認為中國高技術研究進展迅速,很多成果轉化也比較成果,已經出現了高技術產業發展的良好勢頭。于是,從1988年年初開始,經過調研與醞釀,國家科委委務會認為時機已經成熟,確定了實施“國家火炬計劃”方案。


  “國家火炬計劃”的實施當時由朱麗蘭同志負責。1988年初,國家科委成立了“火炬計劃”工作小組。我當時從工業司過來;國家科委中國科學技術促進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畢大川教授也參加了進來(畢大川,原任中國科學院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聯邦德國司圖加特大學客座教授。歸國后任航天工業部101所研究室主任,國家科委中國科學技術促進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1988年后,任中國創新公司總經理。畢大川主要從事現代控制和軟科學研究、組織工作。其科研成果1978年獲全國科學大會重大成果獎,1980年獲中國科學院二等獎,國防科工委二等獎,1982年獲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1987年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庉嫴孔ⅲ?。工作小組著重制定、研究“火炬計劃”的綱要編制、計劃的目標、實施方法、經費來源、執行機構等等。


  1988年6月份,國家科委分工李緒鄂副主任主管“火炬計劃”。作為“火炬司令”,緒鄂主任一到位就對“火炬計劃”就深入了解全面工作,并對領導小組的工作做了適當調配。當時委務會確定在工業司里組建“火炬計劃辦公室”來推動“火炬計劃”的實施。當時我們司長把這項工作交給我,由我擔任“火炬辦”主任(我時任工業科技司副司長)?!盎鹁嬗媱潯睅滓灼涓褰K于定型。內容包括高新區的發展、孵化器的發展等等。孵化器是國外引進的名稱。當時有顧慮,怕人們不好接受,就把孵化器命名為高技術創業產業服務中心?!盎鹁嬗媱潯毙纬闪司V領性文件和若干個配套文件,明確地提出了戰略指導思想,開宗明義地指出“火炬計劃”是一個指導性計劃,與以往的國家計劃具有重大區別。


  有哪些區別呢?


  首先是“火炬計劃”的研究經費主要是以市場為導向,以政府作為主導?!盎鹁嬗媱潯钡幕咀谥季褪且七M高新技術的發展、推動成果的商品化和產業化。當時當然還沒有提出國際化,后來又加上了國際化。那么關于“火炬計劃”的經費來源,因為當時“七五規劃”剛剛開始,國家已經把經費規劃好了,沒有多余的經費了,所以當時只能拿到國家少量的撥款。我記得當時一共只有400萬人民幣來啟動“火炬計劃”。錢不夠怎么辦?緒鄂主任同我們一起想了很多辦法。這些辦法里面更多的還是考慮依靠貸款。貸款當時是每年國家中央銀行要分配指標,比如計委給多少指標,科委給多少指標。因為科委不是產業部門,能分到的指標很有限。那些指標根本就不夠用。緒鄂主任就帶著我們去工商銀行,談了很多次,最后工商銀行給了我們2000萬的貸款指標。那國家撥款的400萬干嘛呢,一是用作“火炬項目”的貸款墊息。但我們很快就發現不能完全采取這個辦法。因為我們的錢不夠!400萬如果全作為貸款墊息,那么其他工作我們就沒有資金推動了。所以我們和工商銀行商量說能不能先墊一部分息,不足部分以后再還。我們計劃這400萬里面還要拿出一部分要來建立高技術創業服務中心。當時一個高技術創業服務中心我們提供30萬起步費,分三批給,每批給10萬。人都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那個時候也的確是難哪!不過終歸是有400萬元,雖然少,但有米總比沒有米好。就這樣,400萬元撥款,一部分用作“火炬項目”的墊息,另一部分作為高技術創業服務中心初期的經費。今天我們看到全國各地孵化器蓬勃發展,眾創空間更是如火如荼,成為我們國家高新技術產業的迅猛發展的沃土,我們內心是非常振奮的。但同時,我們也更加懷念我們的“火炬司令”李緒鄂同志。


  “火炬計劃”主要依靠哪方面的力量呢?因為“火炬計劃”的主要任務不是為了搞研究開發,而是實現高新技術的產業化。我們國家已經有高技術研究的相關機構,特別是國防科研、航天航空、兵器、船舶、電子等領域,這些高技術領域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和相關大型、特大型企業是我們國家發展高技術產業的主力軍;我們的“火炬計劃”還要依靠更多的生力軍。這生力軍都是誰呢?生力軍就是那些改革開放大潮中出現的民辦科技企業。所以我們說,民辦科技企業是我們“火炬計”劃依靠的一支主要新生力量,是高技術產業的生力軍。因此說,國家隊是“火炬計劃”的主力軍,民辦科技企業是“火炬計劃”的生力軍。


  北京中關村的一些企業都是當時“火炬計劃”的代表。因為當時“火炬計劃”最早就是從中關村開始推動的,也可以說我們國家的高技術企業產業化工作也是從中關村開始。當時中關村的四通集團公司、聯想集團公司、京海集團等等,都是我們當時“火炬計劃”生力軍的代表。


  當時我們針對民營企業很快提出了“自由組合,自主經營,自主決策,自負盈虧”的“四自方針”,后來發展到“六自”,包括“自我約束,自我發展”。這個“四自方針”是當時民營企業、民辦企業最基本的一個特點,機制靈活。


  今天我還要談一談國防科研隊伍對“火炬計劃”的貢獻。因為宋健和李緒鄂都來自于航天航空系統,因此非常重視國防科研成果的轉化?!盎鹁嬗媱潯痹趯嵤┻^程中,航天航空系統確確實實成為了我們推進“火炬計劃”的主力軍。有一次我陪著李緒鄂專門到航天七院去做動員,向七院的同志們推介國家“火炬計劃”。航天7院有為數眾多的研究所,每個研究所都有大批技術成果,包括材料技術、能源技術,信息化技術、控制技術等。那么如何把這些日漸成熟的技術(成果)拿出來推進產業化?這些技術成果除了應用到特定領域,如何把一些可民用的技術成果拿來與地方結合?航天7院非常支持“火炬計劃”,并且很快率先轉化了一批適于民用領域的技術。


  2018年是“火炬計劃”實施30年。從“火炬計劃”實施到今天的結果來看,我認為國家科委推動實施“火炬計劃”,是改革開放以來科技領域的一項重要舉措,更是改革開放的一個重大成就。對我國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作用非常重大,影響力極其深遠。


  作為國家“火炬計劃”的參與者,回首往事,感慨良多啊。當時推動“火炬計劃”難度的確很大。資金難籌,困難很多,甚至還要面對一些質疑。當時就有一些人說,你們科委有搞科研的能力,但是有能力組織產業嗎?明確表示不希望國家科委介入產業發展。但國家科委領導力排眾議堅持下來了。所以說,今天這樣的大好局面,是國家科委上上下下同心同德、全國同行齊心協力的結果。不僅如此,還是中國古往今來的一個偉大創舉!


  今天我給大家講一個“小花絮”。今天我們看到“高新技術”這個詞早已耳熟能詳。但是大家不知道,就這個名稱當時也是有過一場爭論的。想想也是,當時要確定我們國家有多少高技術?這些技術成果中有多少可以稱得上高技術?于是我們當時有人提出應該稱為“新高技術”。我不是開玩笑,這是真的。當時大家爭得很熱烈。但是爭論來爭論去誰也沒有說服誰。李緒鄂主任說:就叫“高新技術”吧!發展高技術才是重點,是我們國家未來的希望!新技術是延伸,是產業化發展的必由之路。這兩者都也是我們發展、努力的方向。我們支持“火炬計劃”的發展,目的就是在將來占領高技術方向,而且要把“高技術”的成果產業化。雖然“高技術”現在總量比較少,但是作為未來的發展方向,一定要放在前面。緒鄂主任最后一錘定音:就叫“高新技術”!


  實施“火炬計劃”的過程中需要落實的相關的相關政策很多。前面我也提到了,當年爭取2000萬貸款都費了很大的勁兒!后面的政策制定與實施也必須花大力氣、下狠功夫。按照工作安排,我們計劃1988年中實施“火炬計劃”,7月份就要實施。那么我們至少要拿出幾條政策,否則不好實施。但是最初也沒有什么優惠政策。當時國家只有一個針對新產品的優惠政策,是由國家科委、財政部、國家稅務局(聯合發布的)。這個新產品優惠政策非常明確,即被評為國家級新產品或者地方級新產品,可以減免兩年的企業所得稅。這個可以拿來做參照啊。于是我們希望“火炬計劃”的項目也能享受這個政策。因為“火炬計劃”項目也是產業化項目。但是當時這個計劃剛剛開始實施,想馬上出臺配套政策,實際上是很艱難的。


  1988年的5月,國務院首先批準在北京市海淀區設立新技術產業實驗區。這是國家最早推出的一個新技術試驗區,因此也給了新技術實驗區一些配套政策。這些政策也是我們當時的參照。


  要實施“火炬計劃”就必須得有一些配套政策。但想要得到這些政策卻非常不容易。處境之尷尬今天難以想象。1988年8月6日,國家科委在遠望樓召開了第一次“火炬計劃”工作會,宣布了國家將推行“火炬計劃”。這個會我們動員了各省市自治區科委把各地負責領導和相關部門的負責人都請了來。會上講解了“火炬計劃”的一些基本政策和一些措施。也就在“火炬計劃”工作會議召開的前2天,即8月4號、5號,中央在北戴河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了國家計委、經委、科委、中國科學院匯報有關我國高技術發展情況??莆敃r匯報了“863計劃”、“科技攻關計劃”以及正在出臺的“火炬計劃”,而且明確了“火炬計劃”是要承接“863計劃”和“科技攻關計劃”的科技成果,推動我們的科技成果產業化。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非常重要科委的匯報內容,明確指示“863計劃”、“科技攻關計劃”以及“火炬計劃”是中國發展高新技術、促進產業化的三個重要計劃。這三個計劃要相互協調配合,形成一個整體,以此推動中國高新技術的研究發展。


  中央確定了“火炬計劃”的性質,我們就好開展了??陀^的講“火炬計劃”雖然是科委制定的,沒有像國家“攻關計劃”一樣列入“大盤子”,但是經過中央政治局常委審議,得到了中央的批準。


  推動科研成果的商品化、產業化,是“火炬計劃”的一個項目的主體,此外還有高新技術實驗區的組織建設。這個實驗區,我們當時確定為“高新技術產業園區”,這是在“火炬計劃”里確定的?!案咝录夹g產業園區”實際上是為了創造一個局部優化的政策環境來帶動產業發展。所以在這個基礎上,很多地方就開始組織申報“高新技術產業園區”。


  此外,還有一個計劃是組建高技術創業服務中心作為服務中小企業的“孵化器”,這個在當時是培育中小企業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還有一個是制定了一個“人才培養培訓計劃”。因為當時搞科技企業的都是科技人員??萍既藛T有知識,但是缺少企業經營管理、商業化的經驗,需要培養具有“雙重身份”的人才,使他們既是科技專家、科技工作者,也是企業家。只有培養這樣一批人,才能承擔起高技術企業的發展任務。所以在當時建立了這樣一個“人才培養培訓計劃”。那么關于國際合作方面,我們要加強國際間的交流合作,也有幾個專項計劃來指導國際項目怎么做、科技園區怎么做、孵化器創業服務中心怎么做、培訓工作怎么做。大概有5、6個具體的專項計劃,共同形成了配套的一個整體計劃。這個計劃做好之后就正式公布、實施了。


  后來我們的工作重心放在進一步推動園區發展上。當時除了這個以外還有孵化器的建設。所以后來我就著手組織孵化器的相關工作。當時中國的第一個“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在北京。我們在1988年那段時間幫助北京的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做了不少工作。當時我們經常到那兒去指導工作,發現了其中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因為當時我們園區內的很多企業都是做電子產品的,像四通集團公司、聯想集團公司都是做計算機相關的企業,很多電子元器件都需要進口,中國沒有。電子元器件進口都由電子部統一管理分配。這些電子元器件的分配指標都分配給了國有企業,民營企業沒有在電子部的分配計劃之列,得不到分配指標。從哪兒弄指標呢?為了幫助民營科技企業發展,為民營企業獲得分配指標創造條件,我們專門請當時擔任電子部副部長的曾培炎同志到中關村考察、研究。后來在國有企業之外,終于給開辟了一個口子,叫“北京新舊產業實驗區”,批了一個零部件的指標。


  當時在北京圖書館這邊蓋了一個小樓,那個樓的思路很獨特,樓外貼了許多導圖,北京中關村的新技術園區管委會辦公室在那里,很多公司的導圖都貼在墻上,非常熱鬧,北京新技術園區的幾個知名企業都在里面。當時附近的街道還包括中關村,這就是當時中關村的形象。后來中央辦公廳調研室的于維棟同志調研后寫了一本書,叫《希望之光》。這本書對“中關村一條街”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評價,所以要成就我們的“火炬計劃”,就要形成一個類似像“希望之光”這樣的一條街。所以當時各地規劃高新區的時候,提出了要搞“一條街”做法。這是參照了中關村模式的一種嘗試。


  從1988年到1991年,“火炬計劃”推行了3年。我們計劃把這3年的情況向全社會做了一個匯報,也舉行了一些紀念活動。其中有一檔電視節目“火炬計劃巡禮”,每天在中央電視臺播放五分鐘。當時中央電視臺非常支持,主要以北京為主,在武漢東湖和上海等地拍了不少高新區的電視專題。專題片播出之后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熱議。


  “863計劃”和“火炬計劃”實施了一段時間后,我們想請小平同志關注和支持我們的這些工作,請領導給我們為我們題詞,鼓勵一下中國高新技術的發展。我們想請在科委工作的鄧楠同志轉達這個意思。但是鄧楠同志表示,鄧小平同志已經退居二線,已經表示過不再給各方面題詞。后來正好“火炬計劃巡禮”每天晚上在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播出。新聞聯播當時是人們每天必看的“生活工作必需品”,舉國老少大家都在看。鄧小平同志就是通過新聞聯播看到了國家科委實施“火炬計劃”。鄧小平同志很重視,就問女兒鄧楠“火炬計劃”是怎么回事?鄧楠告訴他,這是科委正在實施的一項促進高新技術成果商品化、產業化的計劃。


  鄧小平同志說,“這個計劃不錯”。鄧小平同志是一位具有卓越政治智慧的戰略家。他關心的“火炬計劃”有他的戰略思想。他認為發展高科技是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因為當時“863計劃”主要是鼓勵我們的科研方面,現在“火炬計劃”在“863計劃”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了產業化發展,能夠對國家經濟發展產生重要作用。鄧小平同志比我們站得更高、看的更遠。他從國家未來發展出發,愿意為“火炬計劃”題詞。鄧楠同志當時就打電話給我,說老爺子看了這個電視節目以后,很重視!自己表示愿意為“火炬計劃”題詞。你們看讓老爺子寫點什么?這讓我們很激動!我們就趕緊商量題詞寫什么?但這個事情我們也讓很犯難呀——因為當時“863計劃”也希望鄧小平同志題詞!手板手心都是肉,不能只給“火炬計劃”題詞而不給“863計劃”題詞。當然也不能題兩個詞啊,對不對?委領導聽了這些討論結果后說:能不能兩個“計劃”擱一塊兒題???鄧小平同志就高興地答應了。報告到中央,中央也批準了:兩個“計劃”一起題詞。


  基本思路定下來就是思考題什么的問題了。委領導最后從若干題詞草稿里面確定了一個“發展高技術,實現產業化”請小平同志題詞。鄧小平同志看了以后,在題詞時改了二個字,把“高技術”改為“高科技”,成了“發展高科技,實現產業化”。你們能看出這兩個字的重要區別嗎?我當時特別感慨!高技術是什么,是科學研究向應用技術的延伸,是科學研究成果的落地;但科學是沒有止境。二者結合,高技術產業發展才有更大發揮空間。我由此更加佩服小平同志的戰略眼光!鄧小平同志題詞后,中辦就把他的題詞轉給了國家科委。我們當時正好分別召開“火炬計劃”的國際化工作會議以及 “863計劃”的工作會議。但這兩個會議是同時召開的。所以,當天我們就把鄧小平同志的題詞分別拿到兩個會議上向大家展示。小平同志的題詞使我們倍受鼓舞,信心更足!


  訪談人:能不能請您再為我們談談“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的相關情況?


  石定寰:我記得在黨的“十六大”就提出我們要制定“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也就是從2006年到2020年的重點發展規劃。2003年,也就是在“非典”那一年(非典型性肺炎,英文簡稱“SARS”。編者注),科技部(1998年3月國家科委變更為國家科技部。編者注)就著手“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


  當年的6月中旬吧,中央召開會議,提出建立中長期規劃的領導小組。當時溫家寶同志在講話中提到了對這個規劃的整體要求。溫總理指出,首先要做好戰略研究,我們的整個中長期規劃必須是在戰略研究的基礎上來進行的。溫總理的指示就與我們過去的工作方式有了很大的區別。因為我們過去的很多計劃都是項目研究比較多,戰略研究比較少。當然剛才我也講了,我們在1985年的時候就開始做政策研究了,但是還僅僅是一個政策研究,對整個國情還有與經濟結合的發展方向研究遠遠不夠。那么這次,是要從戰略著手。這個戰略是什么呢?就是到2020年,我們要實現全面小康。其實就是“國民經濟三步走”,一個是從1980年到2000年,實現小康社會,國民經濟翻兩番;到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到本世紀中期,實現“趕上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樣的“三步走戰略”。


  那么圍繞這個“第二步”,要在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在我們經濟社會發展的這個階段,科技界面臨的突出任務是什么?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矛盾是什么?根據這個矛盾和挑戰,科技界應該承擔什么樣的任務?從這些方面來看,我們更要提前做好戰略研究。


  所以當時國家建立了領導小組,小組組長就是溫家寶。當時陳至立同志也到了國務院,協助他來抓這個戰略研究的工作。當時大概二十幾個部門的一把手都是這個規劃領導小組的成員。這個規劃是很全面的,當時還設立了這個規劃的辦公室,辦公室就設在科技部。當時的辦公室主任就是科技部部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徐冠華同志。我當時兼任戰略小組辦公室的副主任,具體負責有關組織工作。


  由于這個規劃的第一步是戰略研究,因此我兼任了戰略組組長。戰略組首先就要研究戰略性事件。國務院當時給我們的任務是,研究、設立哪些領域的整體戰略。所以在當時,我們主要提了三個方面:第一就是研究有關發展目標。包括到2020年的總體發展目標、發展戰略,以及我們的科技怎樣跟經濟發展相適應?我們總的任務目標是什么?


  第二個就是要結合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重要領域,包括我們面向經濟主戰場的、面向未來高技術的、技術人員,基本上從這三個層次展開。當時我們的科技工作到80年代后期已經形成三個層次,一個就是基礎,因為它的基礎后來有了“973計劃”、“國家科技攻關計劃”,其中“國際科技攻關計劃”主要是面向未來經濟主戰場的,“863計劃”是面向未來高技術的?;旧蠂@這三個層次,來組成我們核心的研究工作。


  第三個部分就是要考慮,我們實現這個任務的主要措施是什么?這樣加起來一共是20個戰略小組。像能源資源環境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戰略。當時我們研究分析以后,一致認為,圍繞著未來發展,制約我們未來發展的能源問題、資源問題、環境問題,是我們的突出問題。我們在發展的新的產業里,把服務業也第一次納入了“國家科技中長期發展規劃”。在此之前,服務業從來沒有進入過國家科技考慮范圍內。因為當時的服務業都非常簡單,就是賣東西?,F在我們講的是現代服務業?,F代服務業是在原來傳統服務業的基礎上把科技,把新的金融業、新的交通運輸業等等進一步納入到現代服務業里。這是我們說的三大產業。


  因為當時我們整個產業結構是第一產業比較少,主要是第二產業。第三產業當時還沒有占據很大的比例。西方發達國家的服務業在整個產業結構中基本都是占主要部分。但是當時我們大多數還都是制造業。所以我們要調整未來的經濟結構,實現經濟結構的增長,現代服務業必須要加強,所以當時我特別強調這個事情。這個設計最初是我們提出來的,就必須要把這個做好。原來沒有相關基礎,要查閱大量的資料,所有產業的資料。說實話,我原來沒有太深的了解,但是我強調必須要把現在的現代服務業和原來的傳統服務業區別開?,F代服務業作為我們規劃的一個重要部分,是未來的基礎。還有一個就是國防,國防科技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當時各個小組都選了非常專業的人來擔任組長。比如說能源組組長,我們請清華大學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王大中同志擔任;交通組的組長是時任鐵道部部長的付朝萬同志。時任同濟大學校長的萬鋼同志擔任副組長。因為當時科技部實施的重大專項正在實施電動汽車、新能源汽車專項。萬鋼同志是這個領域的首席專家,代表了未來的交通工具。當時的交通組只涉及基礎設施,比如公路、鐵路、民航。但鐵路本身是包括制造的。我們考慮到未來的現代交通,新的交通體系,汽車是一個很重要的載體。只有路,跑什么車也決定了我們的發展未來。當時我們認為清潔能源、新能源汽車是未來的一個重點發展方向。所以就專門從機械裝備組提出來,放到了交通組,而且由萬鋼作為副組長,增強了新能源汽車規劃的部分;而制造業是一個大組,包括原材料、建材、化工都屬于制造業。所以就按照這個分組進行戰略研究。每一個戰略研究就都有組長、副組長,以及相關領域的專家。專家包括科技專家、經濟專家、產業專家,也包括當時民營企業的一些專家,這些專家在一起,組成了這樣一支數百名專家的研究隊伍。


  當時大概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完成了初期的戰略第一稿。后來是第二稿、第三稿......連著1.0版本、2.0版本,形成了好幾個版本。后來為了加強這項研究,本來我們的工作地點比較分散,后來我們發現效率太低,專家也能不集中時間,都是兼職,根本集中不了精力。于是我提出,還是參考我們制定“七五規劃”時所有人集中在一起辦公的經驗,集中一段時間把專家都集中在一起,集中工作。我的這個意見得到了采納。從實踐效果看確實還是很有效的。


  當時我們就在國家會計學院那邊租了一片房子,把整個戰略組的專家都集中在那里辦公,我們也都在那兒住。就這樣工作了一年多,中長期發展規劃基本上形成了。于是開始給國務院匯報戰略研究結果。溫家寶總理分7次聽取了20個專題的匯報。第一次聽的就是我們能源資源環境研究小組的匯報,他認為這個領域的研究很重要。我們當時正在研究經濟結構調整的相關問題,其中能源、資源問題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內容。在7次匯報之后,就開始進入到具體編制規劃綱要的工作。我一直重點負責這個工作,又差不多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在凝練了各方意見之后,包括如何更好地把科技和經濟結合起來,如何把科技和社會問題更好地結合起來。


  總體來看,我國的“中長期發展規劃”是一項事關國家科技發展的大事。后來在中美交流的時候,我們也曾經向美國作過介紹,他們也非常關注。前兩年我去參加中美關于技術創新的研討會,來到美國的南加州大學,當時美國人就提出來,希望了解我們的“中長期發展規劃”情況。他們很想知道我們當年是怎樣通過決策的前期研究帶動了這個國家、政府的重大決策。


  “中長期發展規劃”中涉及到城鎮化發展綱要。在這個綱要里,我們提出了一些優先領域、優先發展任務,還提出了許多重大措施。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過去我們都是把體制、體系的建設,作為一個保障措施。但是在這個規劃里,我們第一次把創新體系的建設放到科技的發展任務里。這個創新體系的建設,由各個領域的一些科技公關、高技術研究任務組成,同時還包含完善和加強創新國家、創新體系建設任務,就是把國家創新體系的建設作為“中長期發展規劃”任務中的一個重要部分。當時還提出了幾個創新體系。比如建立以大學、科學院為主體的技術創新體系,實現技術產權結合。此外還有軍民融合和地方區域的創新體系。在這次過程當中首次提出的自主創新、建設創新型國家的目標,也成為國家未來的主導方針。


  在制定“中長期發展規劃”過程中,關于要不要建立自主創新體系這個方面當時還有一個激烈的爭論。當時一些經濟專家認為我們國家主要依靠引進技術就行了,不要提出自主創新,尤其是原始創新,中國在當時沒有這個條件。當然這個意見遭到了大多數專家的反對。首先,國防的核心技術,美國人能給你嗎?核心的工業技術和醫療技術,外國人也不可能給你。當時我們和國外的一些國家差距很大,對于國外的一些技術,你都認為很不錯。但是一旦我們和國外發達國家的差距縮小了,他們就不可能把這些最新的技術給我們。所以核心的東西、關鍵的東西還要靠中國自己,尤其是關于國防和國家安全領域的,都要靠自己。


  所以說,我們強調自主創新,要和過去不一樣。我們要充分利用開放環境,去爭取引進更多的國外技術,站在別人的“巨人肩膀”上發展,這是對的。但是一定要把我們的立足點放在自己的國家,不能放在依賴、依靠外國人上面?,F在來看,更加證明當時這個方針的正確性。如果說我們沒有這些年的自主創新,那今天我們在中美貿易戰中更會一敗涂地。這個問題其實是“中長期發展規劃”前期爭論里最突出的問題,也是這次規劃中最主要的問題。它確立了我們國家的自主創新。


  我們對自主創新也要有一個全面理解。一個是原始創新,一個是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還有一個是集中創新。通過這三方面,更加全面的詮釋了自主創新的內涵,指引了我們自主創新的方向。至于建設創新型國家,包括完善創新體系建設和落實相關政策就是后話了。


攝制:北京神舟航天文化創意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編輯制作:《中國新技術新產品》雜志社
特別贊助:廣東新媒體產業園
攝像:蘆旋
設計美編:孫昕彤
文字整理:郝世琦  趙九州  周怡

上一篇:特別報道之二 | 隆重紀念改革開放40年 國家科技領導人講述國家科技決策過程
下一篇:特別報道之四 | 隆重紀念改革開放40年 國家科技領導人講述國家科技決策過程
看今天福彩3d黑圣手